老家在噗浪@arerugi
 
 

*妖怪paro,先說是什麼妖怪太沒有驚喜感了。

*刀,但個人認為是HE所以是HE(任性

世間在溫熱清香的茶煙中搖曳,夜風倏地吹起,化開的輕煙如絮氤氳閃過的黑影,薄涼如水的月色下那人闖入自始至終也不過是彈指間的事,至少在他的壽命裡是。

上次迎接如此無禮的造訪已經是多久以前的事,是半載抑或幾世紀前?無限延長的時間中每件事情都堪是被掂在指尖的渺小,因此芥川不介意被人冒犯,從不,沒有什麼是比數算自己的手下敗將更毫無意義的了。
——就算是中…不,人虎也一樣。

以矮桌為中心繞著輪迴的圓,眼神幾度碰觸卻掐在擦出星點前錯開,衣帶隨踏出的步子輕緩翻飛,似負不起億萬歲月的沉重卻執意跳起醞釀狂風驟雨來臨前的平靜舞蹈。

淺紫帶金的眸子在茶煙搖曳間變幻成眩花人眼的燦金,顯然對與獵物的迂迴遊戲感到厭倦,半虎化的青年輕巧騰起身子越過兩人間的楚河漢界。
——與最初芥川敞開心胸接納他前的不厭其煩相比,眼前人急躁得如同陌生人。

上好的木質地板發出嘎吱嘎吱的聲響,在月下獸的腳下開綻,直至三步之遙。
那是足以讓人錯認為愛情的距離。

中島與過往並無二致的氣息在鼻尖纏綿,濃烈得像揮之不去的夢魘,獸爪的冷輝與金瞳的煢煢螢光繚亂為一片煙花。

他本可以推開那一著,甚至喚出嗜血的黑獸斷下朝自己襲來的利爪,那會如當初中島離開後將大千世界都推離自己那般容易,然而芥川並沒有這麼做。
太沉、也太過複雜,絲絲縷縷被歲月揉進依憑而生的執念中,他沒有神佛頓悟萬事皆空的無量智慧來將其抽絲剝繭。

蒼白掌心含著無從說起的複雜思緒將飽含殺機的利爪壓在和室的紙門上,在看清對方頸上一圈細密文字構成的紅痕時,已經太遲了。

那是堪稱微妙的剎那。
憑空橫出看似脆弱的細長葉片出乎意料柔韌,翠綠在眼前層層堆砌,到底是多久,又是所謂的幾個世紀嗎?與潔白的中島敦分別的日子。
螢黃的獸瞳在眼前竟放大為在太長太長的壽命裡,唯一記得清的、與眼前人一起度過的,十五日的滿月。

啃囓意識的濃稠墨色虛虛浮浮肖似閻羅的衣袂,吞沒光、吞沒對中島敦月白身影——世界,最後一眼久違的眷戀。

茶煙兀自在靜謐裡搖搖曳曳,芥川龍之介與生失之交臂,與死亡一線之隔。

對幾乎忘卻其存在及意義的詞彙的進行式,沒有未知所帶來的恐懼,反而一絲近似期待的心情在滋長。
芥川未曾,亦無從想像自己衰老的模樣,夢境裡永遠是死去的片斷,迸散全身的血液化作一朵孤傲開綻於黃泉路上的彼岸花,最後裊裊上升為一縷輕風即能扯碎的褪色紅塵。

夢裡夢外,虛虛實實,不過手心手背翻翻覆覆。
他是倦了。

彼岸花,開彼岸,花開不見葉,有葉便無花——
無法算準伴他們度過幾世的定局破了。

手起爪落,破滅的生生相錯換來佛陀自指間漏了一線生滅。

剎那便成永劫。

聽者為之顫慄的慟哭響起、沉寂,世界在赤豔與青碧輝映的火照之路裡搖曳,可盛綻的豔麗又在剎那間凋零。

若有來生,若能一起步上彼世——



呀,茶已經涼了。

= = = = = = = = = =

梗來自網路上彼岸花的故事,彼岸花,開彼岸一句來源也是(網址收評論)。

芥芥是花妖曼珠,敦敦是葉妖沙華,保留了原作中的能力。

敦脖子上的紅色咒文是禁制,會喪失自我意識,在達成施術者的命令之前不會解除,本來想是太宰先生下的但實在是太虐了…嗯……

另外個人認為就故事原形,讓兩人死去是最好的結局,以因果輪迴的方面而言。

另外因為兩位都是妖怪,雖不一定作惡多端,但據說妖怪都是擁有執念的,並且依憑著這樣的念頭活過難以計數的年月而變得非常非常固執,就是人老了越不容易改變的情況(欸

在佛道教喪葬禮俗中常會聽到什麼放下自我一心誦唸佛號才會有神佛來接引之類的,放下自我就等於放棄自己上千上百年所依循的道理,這對妖怪似乎太過困難了,所以排除了往生極樂的可能,總之這篇融合了宗教成分,然而考據不足的部分還請多擔待。

感謝閱讀至此的大家。

25 Apr 2016
 
评论(1)
 
热度(23)
© 哈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