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家在噗浪@arerugi
 
 

關於接吻*2與結婚。

歐歐吸慣例喔。

一切從芥川龍之介和中島敦大眼瞪小眼開始。

「所以呢?誰要主動?」白色的少年問了這麼一句,芥川沒有給出回應,緊緊地抓住彼此的衣袖,雖然他們誰都不想讓對方奪得先機,可這件事情對都是第一次的他們來說實在太過羞恥。

只是想和一般的情侶一樣接吻罷了。

在僵持近半個小時之後,就像說好了一樣,兩人不約而同地別過頭深呼吸後嘆氣般的重重吐氣。

--隨即猛地同時回頭,閉上眼的他們沒有看見彼此迅速貼近的臉龐。

野生動物與生俱來的敏捷讓中島敦還是快上了那麼一點,只是用力過猛讓四片唇瓣相接之前他們的鼻樑先重重地撞在一起。襲來的疼痛讓兩人無心去顧及交疊的柔軟,應當令人心臟怦動不已的回憶就這樣伴隨著無法抹滅的痛覺。

短暫分開之後輪到芥川龍之介毫不留情地啃上,嘴唇一下子被咬破,他們的舌和牙關磕在一塊,血沫的鏽味在唇齒間交換而後嚥進喉道,最後嗆得兩人一同咳了起來。

順了下氣息,由漆黑與蒼白組構起的青年饜足地舔舔中島敦唇上的傷口,冷冷地落下一句「技術真差」,卻怎麼也沒能收斂攀上耳尖的紅色。

這就是他們兩人的第一次和第二次接吻。

中島敦曾無數次想像過芥川龍之介的味道與溫度,如今他得償所願。

起先是由蒼白膚色便能讓人聯想到堅硬的冰涼寒冷,可實際上柔軟得仿若經不起任何磕碰。現實亦印證了中島的想法,舌尖自門牙邊上帶下一絲酸鏽,嫣紅在早已盈滿水光的唇瓣上渲開,惹得尚年少得不懂情慾為何物的他憑著理智憐愛地輕舔,憑著本能放肆地突破對方的牙關開始攻城掠地。
——隨後便被咬了,毫不客氣地,舌頭的一處熱辣地疼,腥味嗆得中島敦想咳嗽卻怕只要一退出芥川便翻臉不認人,那麼好不容易走到這步的兩人毫無疑問會重回原點。

不過少年是高估芥川龍之介了,稍嫌笨拙青澀的吻技恰恰足以挑起欲望,雙方皆不肯示弱以致於舌與舌間難分難捨,交纏起一道交換彼此氣息、鮮血、唾沫、甚至是其他意圖的橋樑,來不及渡進對方嘴裡的唾液溢出各自的嘴角,沿著下頷的弧度流下折閃起微弱銀光的水痕。

在短暫抽離幾乎將理智燒灼殆盡的迷亂,兩人都明白,他們已經無法回頭。

肖似結婚典禮的慎重儀式是一時興起的,就如同他們走過人生般千迴百折的小巷,踏進巷底一幢小小的禮拜堂那樣。
空間裡沒有人,一室時間忘了挪動腳步的寂靜,闖入的兩人與垂憐人間的聖子短暫凝望。

氣氛恰好是適合這樣做的。

白色人影拉著漆黑的另一人踏上有些陳舊的紅色絨毯,慢慢地、慎重地、似結婚進行曲正在迴響地,走過一排排不會向兩人報以掌聲與祝福的長椅。

自然是沒有宣讀誓詞,自然是沒有聽上去感人肺腑引導人答出我願意的問句,僅有向晚夕陽柔和的光線透過雕花玻璃變幻出色彩斑斕的光影在兩人身上流連。

「你願意嗎?」

潔白的人有些顫抖地執起對方蒼白的指尖,覷著對面表情沒有特別變化,耳尖上卻是日暮茜色的人,輕輕地點了頭。

青年笑了開來,一側留長的鬢髮隨著低伏的頭顱撓在他的指上,和心地一樣柔軟的唇印在左手無名指的最末節,接著拿出筆在其上寫下一圈文字,像套在指節上的婚戒。
另一人接過筆也這麼做了,只是省去詢問和親吻的步驟,完成之後看著對面的人舉高左手又一下子湊近眼前雙眼幾乎放光的樣子,還是忍不住一個箭步衝上前打斷這個動作,抓住青年的腕子附上一個惡狠狠的眼神。

「我們的名字都是A開頭呢。」

「這是早就知道的事情不是嗎。」

他們在彼此的無名指上寫下自己的名字。

而愛情之脈自心臟通往無名指尖。

////////

抓住三月的尾巴更新!差點一個月沒更QQQQ
三月好忙哇青春都賠在跟備審一起看日出了。

30 Mar 2016
 
评论(4)
 
热度(22)
© 哈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