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家在噗浪@arerugi
 
 

1031-1106 log[1]

*歐歐吸於我如浮雲。

= = = = = = = = = =

*大太刀設定、定居本丸,還有歡脫嬸嬸

[芥川龍之介]

剛睡醒的芥川意識恢復的速度不快,通常最先襲來的暈眩或頭痛會讓他不想做除了最基本的起身盥洗更衣以外的事,所以大太刀標記性的紅色眼線向來都是由中島敦替他描上的。

動作輕柔地用熱毛巾將自己的臉擦乾,接下來他會聽見打開化妝箱的細微聲響,溫暖的指腹熟練地拂過眼皮和眼角。
微涼的空氣在安靜的過程裡來去,帶走皮膚上的溫度,但在完全冷卻下來以前中島敦會打破沉默要自己睜開眼睛,小心翼翼地用左手手掌端正自己的臉,每一次覆上臉頰的時候,芥川總覺得有些燙人。

冰涼的液體和柔軟的筆刷描繪眼睛的形狀,這個時候芥川龍之介總是會嘗試著避開中島敦聚精會神、只倒映著自己身影的淡紫色瞳孔。

然而結果總是失敗,接下來他的臉會從中島敦所碰觸的地方迅速燒灼起來蔓延到耳尖。

最後他總是會得到一個很溫柔的吻,只要沒人來攪局的話。

[中島敦]

中島敦的一天開始得很早,簡單的盥洗之後他會先為自己畫好大太刀標記性的紅色眼線,然後再叫醒芥川龍之介。

剛睡醒的芥川皮膚比平時來得蒼白,一連串梳洗的動作像在無意識間完成,因為當再坐回到床上等自己為他畫上眼線時,對方幾乎是一沾床便闔眼。

用事先烘過的毛巾拭去水珠,每次用手指將紅色眼影染上芥川的眼角之前,中島敦總是忍不住會多看幾眼那張乾淨的臉蛋,缺乏生氣的慘白和斂下的黑色眼睫讓原先便安靜的主人像只價值不菲的搪瓷人偶。

以指腹抹開後眼尾勾起的淺紅在芥川龍之介的臉上煞是搶眼,幾絲妖冶摻進原先的冷然裡,中島敦忍不住嚥了嚥口水,他總是希望時間就這樣停留在此刻。
「芥川,張開眼睛一下。」希望歸希望,他還是得抓緊時間往下個步驟前進。

眼睫輕搧了幾下像是振翅欲飛的蝴蝶,在完全張開時總是會讓中島敦的心臟沒來由地重重一跳,漆黑沒有任何光芒的眼眸如一潭深深潭水,叫人沉溺其中。
扶著有些冰冷的臉頰,當如墨的瞳孔裡倒映出自己放大的臉,中島敦覺得自己的心臟很沒用地加快跳動速度,他默默地祈禱著對方不會感受到他快冒出汗的掌心。
鮮紅的眼線讓眼睛的線條銳利而嫵媚,中島敦深呼吸後重重地吐了口氣。

然後他會發現芥川的臉很燙,他不記得自己把眼影也染到了臉上。
搪瓷人偶頓時活了過來。

中島敦通常會在這時蹭到一個吻,只要手腳夠快的話。

紙門外傳來騷動,先是咚咚咚的聲響再來會是以木質地板來說非常不科學的緊急煞車聲,嬌小的模糊影子落在門上,還沒平穩氣息的女孩子聲音高分貝炸開。

「再不出來我就要勇闖你們的新房了喔!!!!」

- - - - - - - - - -

*梗來自前方同學的互動。

芥川龍之介覺得自己快被同居人寵成生活白痴,久違地自己起身拿取資料手指卻莫名被劃出一道細長口子,血珠子幾乎細不可察地滲了出來。
他不以為意,隨手抽張衛生紙按了幾下,反正自己的工作在身上開上幾個窟窿都不意外,這甚至連傷都算不上。

中島敦的反應讓他覺得誇張過頭。
不知道家裡何時添了一個醫藥箱——反正一定是對方準備的,之前這樣的東西對芥川來說實在太過多餘,一來以前的傷不是小小醫藥箱能解決,二來像剛才的意外他壓根不會在意。

對方的手很溫暖,執起自己手指的動作溫柔得幾近愛憐,全神貫注盯著傷口若有若無地蹙起眉宇,從消毒到包紮的過程迅速熟練,最後中島敦不滿地掐了傷口一把。
疼痛讓芥川龍之介回過神,這才意識到這是第一次在家裡處理傷口,抬起頭對上不悅的眼神,「也是有人會擔心你的啊!」

心臟沒來由地重重跳了一下,不知名的情感真切地隨著血液在全身流動,上升的溫度讓芥川的頭輕了起來。

看到眼前蒼白的頰上被紅雲盤據,中島敦瞬間忘了剛才不愉快的思緒,尚帶幾許青澀的臉倏地炸紅,頭頂上幾乎要竄出白煙,剛、剛才他好像說了什麼很了不起的話啊!

白髮少年慌慌張張地揮著手臂想解釋什麼,一陣結巴之後有些自暴自棄地閉嘴,等芥川的臉色恢復之後衝著他搔了搔頭髮露出傻笑。

= = = = = = = = = =

快睡著了只好開始搬運一些段子讓自己清醒一些。

07 Nov 2015
 
评论(2)
 
热度(17)
© 哈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