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家在噗浪@arerugi
 
 

Together

芥敦/敦芥無差

*詐欺糖,刀子。

*歐歐吸。

「我出門了。」中島敦的嗓音溫柔,然後會環抱自己體溫偏低的身體,雖然芥川龍之介在這個時候總是保持沉默,對方還是燦爛地笑開後再前往偵探社。
這是他們每天的例行公事,吻別這種事對剛同居不久的他們來說實在太過肉麻。

--偶爾、雖然屈指可數,也想要嘗試著在擁抱後給些回應,但是一股莫名的彆扭和骨子裡的自尊卻讓出口的時間一延再延。

下次吧。

可是他忘了,人生不允許太多個下一次。

*

最近的橫濱暗潮洶湧,有股不安分的力量在躁動,等待著時機露出自己的爪牙將各方勢力蠶食,但是不管偵探社或港區黑幫所掌握到的情報卻都少之又少。

那天早上沒有太陽,雖然在冬天裡並不稀奇,只是外面的寒意不客氣地滲進室內讓芥川皺了皺眉,偏低的室溫灌進肺部讓他咳得胸口發疼,還有低血壓讓他頭暈目眩。
中島敦體貼地替他套上外套,還是那樣溫柔地將他圈進懷裡再綻開笑臉。
而芥川龍之介還是什麼都沒說出口,瞥了眼時鐘,早了大約半小時。

中島敦死亡的消息在那天下午傳進他的耳裡,樋口一葉的聲音離自己很遠。
五個簡單明瞭的字拼湊出讓人不願理解的現實,他的生命,僅此。

早上沒露臉的陽光出現了,寒意被驅散,空氣溫暖得芥川龍之介以為他仍待在每天早上他最熟悉的懷裡。

*

秘密勢力的行動越來越大膽,根據地的位置也在一次行動中暴露,首領森鷗外決定先下手為強搗毀他們的巢穴。
毫無疑問的這次任務將由芥川來執行,無論是游擊隊隊長的身份或是本身令人畏懼的凶暴強悍,他都會是最佳人選。
只是在從自己手裡接下任務時,那雙漆黑的瞳眸裡有他未曾見過的什麼在翻滾。

這次的行動成功地殲滅了對方,但是損失慘重,包含游擊隊隊長因此殉職。

*

樋口一葉在眼淚停止的同時也整理完已故上司的遺物,接著拿出他生前的手機盯著不放。按照道理為了防止任何組織內部的資訊外流必須被回收,但是森鷗外卻在讓自己接任前輩的職位時將那支手機交給自己。
已經被解密的手機桌布空蕩蕩的,幾乎維持著原廠設定沒有私人使用過的痕跡,除了首領在那個時候說的,裡面有一篇被特別加密的文章,原先甚至是被隱藏的,目前只能將其顯示,在密碼被解開之前沒有人能夠知道內容。

樋口一葉非常好奇,四個字的密碼看上去不難,嘗試過和前輩相關的所有數字及英文後的徒勞讓他幾乎想放棄,最後他抱著既希冀又自嘲的弧度鍵入自己的生日和入社日,文件仍然沒有解開。
早就知道了不是嗎。樋口一葉靜靜地笑著,任憑眼淚再次不聽使喚地滾落眼眶。

*

傳聞中的叛徒太宰治也前來參加了前輩的喪禮,不知道透過什麼管道得知手機的事情,還為此特地來向自己搭話。

喪禮結束後,樋口一葉解開了密碼。
文件建立時間是芥川龍之介執行任務的當天早上,內容只有短短三個字。

「一起走。」

= = = = = = = = = = = = = = =

希望大家不會想丟雞蛋鞋子或其他凶器然後找我談人生((痛哭

早上到學校、原來真的有人會一邊爬樓梯一邊刷牙啊(。

30 Oct 2015
 
评论(2)
 
热度(32)
© 哈啾 | Powered by LOFTER